[HOME]


反乌托邦究竟算不算一个文化概念呢?这是一个永远需要被提出的问题,这也是一个急需要我们发声的时代。之所以说它的永恒性,则恰恰都来源于它与那文化的作用方式之间的奇妙矛盾。

普遍性……是一个时刻笼罩在我们之上的阴霾,它标示着进化的可能性?还是意味着完全的倒退?就像那个藏在背后的虚幻作家一样,我们的个性力量远远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强大。被文化的强制力步步紧逼,直至墙角的那些彷徨者,选择了自我放弃,意识融于普遍的过程,消亡于集体的过程,实则是永恒的,是不可阻挡的,也是不可逆转的。

每每有新的媒介出现,反乌托邦的作品就会拓宽一个界限。这些文字,游戏,音乐和影视的创作者,他们又是否相信这样的危险会变成现实呢?居安思危,这是人所脱颖而出的优势所在,独立的自由意志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和消逝,选择了恐惧,选择了不断向前奔跑,即使这危险形影不离,但独特的稳定却似乎使它并不会被轻易地吸进影子中。

我们所书写的任何一篇反乌托邦的文字,都是为了祈求这样的现实不会变成现实。即使这样的远景看起来是荒谬不堪的,很多甚至是超出了技术力所约束的范围的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……我们的社会文明可能正在朝着乌托邦的方向迈出某一步,那些我们所十分珍惜的伟大神圣,公民权,理想,自由意志,隐私和人权等等……都确实的只是历史环境的产物,它们在某一时刻倏然的出现,并不代表它们不会再未来的某时刻消亡……

真正的问题是,在可见的未来,如果政府……或者是一个组织形式真正的以乌托邦的形式统治了我们,那这些反乌托邦的作品可能也难逃被清除出人类知识库的命运。如果……如果这些文字和图像真正的被禁绝了,我们所奋斗过的痕迹是有意义的吗?我们所深爱的命运,拼死想挽回的理念,还是有意义的吗?现在这个问题无法作答,过去和未来也许也是,但是不可言说的爱,厚重,即使无法被理解也依然存在着,不是吗?在等待中可能性的种子……于至暗处萌生出光明……